金庸教给我的爱情,后来被证明是最好的爱情.

金庸先生仙去,好几个朋友敦促我写点什么。是的,我这个女金庸迷,是民间认证了的。武林中人,动辄出身武学世家。而我,出身武侠小说爱好者世家。别人家过年围坐一桌拉家常...


金庸先生仙去,好几个朋友敦促我写点什么。是的,我这个女金庸迷,是民间认证了的。

武林中人,动辄出身武学世家。而我,出身武侠小说爱好者世家。

别人家过年围坐一桌拉家常,我家过年集聚一堂开展关于“侠”的意识的学术辩论会。

我第一次得窥金庸小说的门道,约莫间于幼儿园大班和小学一年级之间,载体是《射雕英雄传》小人书(为什么没收藏好,平白丢了好几百万)。

第一次阅读全本,是姑姑借给我的《射雕英雄传》。我至今清楚地记得,姑姑郑重地对我说:第一本金庸,你从《射雕》开始读是极好的。

初中以后,父亲赠了我《金庸全集》。打开那个纸箱子,看见那套书一字排开的时刻,至今可以列入我人生中心灵高峰体验TOP10。

从那以后,每一个暑假,我和我的发小,席地坐着同样的凉席,以同样的姿势,反复研读这套同样的书。

之所以能读好几遍,除了江湖诡谲,除了文字奇绝,还因为金庸实在是个杂家。读金庸,不仅有江湖、豪侠、武功、恩义,还有历史、政治、民族、军事,还有地理、风物、民俗、人情,还有文学、艺术、哲学、信仰,还有中医、美食、园林、音乐……还有,爱情。

男生读金庸,大多在读成长。几乎各种男生都能在金庸小说里找到成长的模式。

女生读金庸,可以读出爱情。几乎各种女生都能在金庸小说里找到爱情的样子。

《射雕》三部曲是金庸最重要的代表作,其中的爱情各有各的美好。但许多年以后,我才发现,那不是三种爱情,而是爱情的三个要素。

在郭靖和黄蓉的爱情里,我知道了价值观一致是多么核心的前提。

很多人说,黄蓉,是金庸大笔一挥,替老天颁给郭靖的好人奖。可是,对于黄蓉来说,郭靖何尝不是。

黄蓉选择郭靖,看似非主流缺爱少女喜获如父如兄好男人一枚,看似“我足够聪明了,爱情里我想找个老实人”,看似“我愿得一人心,而你的忠贞刚刚好”,但其实,是选择了一种主流价值观。

黄药师是非主流的,黄蓉只得其形,未得其神。在黄药师这里,洪七公和欧阳锋,只有武功是否可切磋和性情是否可相与之分,没有善恶优劣。而在黄蓉这里,是壁垒分明,非黑即白的。

黄蓉和郭靖一样,是儒家信徒,要成长,要入世,要声名,要报效。初为丐帮帮主,黄蓉为难过,但她一当,就当了18年。在继任帮主鲁有脚死后,还不忘扶持女婿接掌帅印。

除了“天下第一大帮帮主”这个社会身份之外,黄蓉的另一个重要标签是“协助夫君驻守襄阳城的民族英雄”。最初,这是郭靖的理想;但最终,城破殉国是求仁得仁的共同归宿。

在爱情观上,黄蓉也是遵循主流价值观的。杨过和小龙女的爱情,得不到郭靖的理解,也得不到黄蓉的支持。在那一刻,我们恨过黄蓉。但忽然觉得:她和郭靖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。

在杨过和小龙女的爱情里,我知道了生活方式趋同是多么重要的基础。

杨过和小龙女的价值取向非常和谐:别人怎么看不重要,我们高兴就好。万一有些事情姑姑搞不清楚到底重不重要,过儿高兴就好。

而他们最大的挑战是生活方式。

杨过爱闹市,小龙女喜独居;杨过眷恋花花世界,小龙女恐惧芸芸众生;杨过总想活成颜色不一样的烟火,小龙女恨不得只当百川中别无二致的一滴水滴。

这要是搁当下,就是一个天天呼朋引伴,一个严重社交恐惧;一个极限运动狂热爱好者,一个下楼倒垃圾都要做心理建设。

所以他们俩最大的挑战并不来自于所谓世俗的眼光,他们从一开始就无视了这种眼光。要命的是生活方式的磨合。

金庸用16年的时间,磨平了杨过对红尘的好奇。如此,他们才能终南山下,活死人墓,神雕侠侣,绝迹江湖。

是生活方式的最终趋同,让他们成为了一段佳话,而非一对怨偶。

在张无忌和赵敏的爱情里,我知道了行为方式互补是多么出彩的加分

在故事的最后,张无忌退位让贤,赵敏叛国离家,携手归隐。这本身就说明了二人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都是合适的:个人生活比社会生活重要,平安喜乐比叱咤风云静好。

但他们还有一个加分项——行为方式极其互补。

张无忌模棱两可,赵敏爱憎分明;张无忌信马由缰,赵敏结果导向;张无忌行事被动,赵敏控场女王。所以他们的人生,一直在互相推动,也互相调整节奏。

赵敏要张无忌做三件事:借刀一观,悔婚出走,画眉一生,桩桩件件左右了张无忌的人生。

张无忌的宽容温厚也改变了赵敏。

赵敏说:“要是谁害死了我的爹爹哥哥,我不但杀他满门,连他亲戚朋友,凡是他所相识的人,我个个要杀得干干净净。”

张无忌道:“你杀一个人,自己便多一分罪孽。给你杀了的人,死后什么都不知道了,倒也罢了,可是他的父母子女、兄弟妻子可有多伤心难受?你自己日后想起来,良心定会不安。我义父杀了不少人,我知道他嘴里虽然不说,心中却是非常懊悔。”

赵敏不语,心中默默想着他的话。

后来的事情,我们也知道了。在赵敏的“步步为营”下,张·见谁都爱·选择障碍·无忌终于承认对周芷若“一向敬重”,对殷离“心生感激”,对小昭“意存怜惜”,对赵敏才是“刻骨铭心的相爱”。在张无忌的“苦口婆心”下,赵敏也终于戾气全无,只剩下peace and love。

这种互补,在现实生活中很好理解。我们看到的夫妻,常常是一个口若悬河,一个惜字如金;一个慢条斯理,一个雷厉风行;一个脑洞大开,一个谨慎小心。

只是,这一切都是方式,目的是同一片草原。

所以,知道了价值观一致是核心的前提,生活方式趋同是重要的基础,行为方式互补是出彩的加分项,我才大约真正知道好的爱情是什么样子。

这如同——我们二人,都是仁者乐山;而我们又恰好,都不爱纸上谈兵,都爱登临,爱一览众山小,爱回首白云低;最后,我们一个是说走就走的冲动鬼,另一个是永不折翼的处女座,所以总是能兴之所至就出发,却又总能手握最牛攻略和最全行装——刚刚好。

除了《射雕》三部曲中的爱情优等生,金庸笔下还有一些人物、一些爱情,不那么圆满,却也动人心魄。

任盈盈,教会了我们,如何优雅地面对他的前任。不疾不徐,不卑不亢,不疑不惑,不窥不问。

李莫愁,警醒着我们,流动性是感情的本质之一,他不爱你了,没有原因,并非刻意,罪不至死。

黛绮丝,从真正意义上,在自己的事业和爱情之间主动做出了取舍,并且用尽毕生之力,去承担相应的后果。

李秋水,从意识萌芽里,开始了男女平权的斗争:在一段并非婚姻的亲密关系里,你冷落我,我便自己找乐子。

郭襄,从更大的人生格局里,定义了爱情的地位:遇到过最好的,从此便再也不能将就。既然爱情注定缺位,那就丰满人生其他的维度。

这些,都是金庸老爷子,给予当年那个我的,最好的爱情课。

长大以后才知道,金庸本人在爱情中,是瑕瑜互见的。所以,能用文字描摹出爱情的样子,也未必能在现实中抓住爱情的影子。这也许才是爱情,最引人入胜的所在。

金庸与夏梦

金庸晚年曾对作品进行过一轮新的修订,俗称“新修版”。新修版的很多改动,都在情爱上。比如:黄药师对梅超风的暧昧情愫;段誉与王语嫣最终分道扬镳;张无忌随赵敏远赴蒙古,却也答应了周芷若不能给赵敏夫妻名分……爱,果然才是一个人一生中,会不断去改变注脚的东西。

如今,斯人已去,再也不会有人改动那些文字,和那些爱情。

等我的孩子们长大了,再来翻阅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