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感实录:你是从哪儿发现了男人变心的苗头?

“眼睁睁地看着你,却无能为力”,写这期实录时,这句歌词绕梁不散地萦绕在我耳边。忽然发觉,用它来表达遭遇爱人变心的感受也许再合适不过。文章来源:李小木的小江湖ID...


“眼睁睁地看着你,却无能为力”,写这期实录时,这句歌词绕梁不散地萦绕在我耳边。忽然发觉,用它来表达遭遇爱人变心的感受也许再合适不过。

文章来源:李小木的小江湖

ID:ljtdxzg

真相总是不那么令人舒服——这世上绝少有人,一辈子高枕无忧,与所爱之人同心同德、如胶似漆到白首。

而那个最初发现他的心就在你眼皮子底下叛逃的时刻,它在你们感情之路上的划时代意义,其实远胜于你们在众宾客面前,承诺此生不管贫困富有、疾病健康都不离不弃的那个时刻。

与其担忧天要下雨,不如站在雨中透彻地看看,他们都是从哪一刻起,去了情的翳障,开了爱的天眼,看清了一个“叛徒”的诞生。

为知己知彼,形成参照,我们做了两个性别的实录,今天是女版。

@丝雨

年龄:38岁   职业:文员

我不是天生的福尔摩斯,但是和他从相识到相恋、结婚,就是人心再叵测,人性再微妙,近二十年的朝夕相伴,也足以让我对他的一切细枝末节,敏锐到如同活体雷达。

这种敏锐其实是一种痛苦,因为你明明可以看清即将发生的一切,却依然无法阻止这一切的发生。

那天晚上,我们俩歪在沙发上看电视剧,他的手机微信声响了。他抓起来看了一眼,放下了,然后清咳了一声。

这声咳里没有痰,是干的。他不抽烟,也没有咽炎,这么多年来很少见他清嗓子。

我知道,我的麻烦来了。他太不高明,这一声此地无银的咳嗽本是为了缓解尴尬,却暴露了他萌动的春心。

不一会儿,他还是开口了:“公司新来的实习生有点儿业务上的事想打电话跟我商量,又怕晚上家里不方便,特意提前发个微信打声招呼。”

我在想,放下手机到开口说这句话之间这几分钟,他目光呆滞地盯着电视屏幕,心里进行了怎样一番紧张的思想活动。

电话接通了,他居然开了免提。

显然双方已经提前沟通妥当,而我自然是那个独自站在他们俩对面战壕的外敌。

电话里,对方一副公事公办的冷淡口吻,就一个专业问题,两人几乎争论了起来。这新来的还没毕业的实习生,对上司竟连一丝敬畏感都没有,比早她十年进公司、月薪是她四倍的上司还拽。

虽然争得不欢而散,但放下电话后,我看得出来,他掩饰不住自己的兴奋。

一向古板的他,倚在床头看书时竟愉快地抖了抖腿。

上一次见他下意识地做这个动作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还是21岁那年,他第一次吻了我之后。

已婚男人一旦动了歪心思,除非他中意的那个人自始至终拒他于千里之外,否则一场天雷地火迟早是无法避免的事。

原配这时跳出来反对,在他眼里无异于一个封建家长,阻挠了他的自由恋爱。

人到中年叛逆起来,伤人伤己,可怜可恨。

前几天看电视,一个女演员谈到择偶观时说,她喜欢看过世界的男人,不喜欢对世界还蠢蠢欲动的男人。

这话一下子戳到了我心里。

我先生是外面的世界见过不少,但在感情世界里还真是没怎么见过世面,正因此,他那探索的热情和欲望始终不灭。

现在生活又日渐优裕,他缺的课恐怕正待伺机补上。我看似过着岁月静好的日子,实际上时刻准备着。

或许他就是我在错的时间遇到的对的人吧,如今也只能将错就错。

年近不惑才有领悟,人世间的大多数婚姻都是那袭华美的袍,穿着遮羞,看着体面,可那上面爬满了要不了你的命,却让你始终不得舒爽的虱子。

@金萧萧

年龄:29岁   职业:网店老板

有时我都惊诧于自己的定力,觉得自己可能是那极少数天赋异禀的女人——接二连三收到小三发来的挑衅短信,可是工作、育儿,甚至夫妻生活都不受影响,莫非这就是天生的“大奶”命?

其实也是这小三不够精,大半年发来的她和我男人的微信聊天截图,反反复复就那几句话,连日期都不出一周,可想而知是没有新材料了。

所以我笃定得很,这充其量不过是一起偷腥事件。

男人按时按点回家,工资和公粮一样都不少交,甚至连走神都懒得为她走,他都不走心,我为啥要折磨自己?

三个月的平静之后,小三再出手,一招就击溃了我:“你老公跟我说,你也不是什么干净货,13岁就被人诱奸了。又不是强奸,还不是你自己愿意?那么小就那么贱!”

那是我一辈子不敢碰触、不忍直视的伤疤。

我父母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件事,他是唯一的知情人。

我觉得自己就像家里养的这只猫,看到可以放心信任的人,立马躺在地上露出长着白色绒毛的柔软肚皮等着爱抚,结果被人家照着肚子狠狠踹了一脚。

如果一个从前小心翼翼地呵护着你的伤痛的人,而今对着居心不良之人,撕开你伤口上的痂展示给她:你看多丑啊!那他对你,不仅没了爱,连起码的善良都丢了。

此前,那个女人骚扰了我那么久,都没有摧毁我对婚姻的信念,是因为我对婚姻的包容度本就很高,早早洞悉了它藏污纳垢的本质。

现在,他们却恶狠狠地挑衅了我的底线。

我曾以为相濡以沫数十载的夫妻,自然是过命的交情,打断了骨头连着筋,即便爱情不在了,也还有一份道义在。

看来我还是太乐观了。

身为一个女人,真正与我有过命交情的,只有生我的妈和从我肚子里出去的那个娃。

@竹子

职业:策展人   年龄:33岁

我们在一起五年,他有家室。他家里早就知道了我俩的事。后来,他媳妇什么时候该闹了,连我都能拿捏得差不多了。

但他从不反馈给我,我只能从他脖子上、身上不时出现的抓痕上判断前一天发生了什么。

他说,这些事告诉我也是给我平添烦恼,我也不容易;在这场乱局里,最不是人的就是他。

我最爱他的地方也正在于此,宁做真流氓,不当伪君子。

每当看他带着新鲜的伤痕在我面前涎皮赖脸地逗我笑时,我都忍不住边笑边流泪,这是作的什么孽呀!

快到整六年的那天早晨,我接到他的电话。

接通后那边只有裹着风声的哭号声、大骂声,我一听就知道又到了他们算账的日子,可能是撕扯中不小心碰到了电话,也就没在意,直接挂了。

一个小时后,接到他的邮件,他说不要担心,混乱都过去了,那个电话是他拨给我的,让我听听他们家闹到什么程度了。

那一刻,我一下子就明白了,安慰的话不过是个虚弱的铺垫,这一世,我们的缘分,尽了。

当一个男人不再为你遮风挡雨,而是闪开身子,把你拉进风雨里时,你心里就该有数儿了:怜惜不再,爱还从何说起?

果然,收到这封邮件后的第三天,他连面都没露,就用另一封邮件,四行字终结了我们五年的感情。

25岁到30岁,一个女人最后的青春。

愿赌服输,说起来潇洒,做起来痛彻心扉,每一寸光阴都是青春不要命地燃烧过的余烬,每一分回忆都是没有婚姻这个坟墓掩体的爱情残骸。

我知道,我不是输给包括他妻子在内的任何一个女人,而是败给没有了约束便用自由为所欲为的人性。

从这场耗尽心血的感情中死里逃生,我继续一个人在这城市里吃饭、上班、睡觉,周而复始,三年的时间倏忽而过,从刻意不去想,到每天想起来的次数越来越少,连我自己都以为“过去”真的过去了。

直到那天下雨堵车,随手打开车里的收音机,传来他最喜欢的陈奕迅的声音:“要拥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……”

我趴在方向盘上禁不住泪如雨下,三年来第一次放声哭了出来。

我妈是个大字不识几个的农村老妇,但这一辈子留下不少话糙理不糙的金句,比如她最常对我爸说的一句话就是:“你一撅尾巴,我都知道你要拉几个粪蛋。”

话里既有恫吓威慑,也有对我爸逃不出她手掌心的自得。

我从未对我家老林说过这句话,但是实际上我对他的了解,或者用一个哲学上的常用词说,对他的“把握”也比我妈对我爸差不到哪里去。

我的疑心从他一个卫生习惯的改变而来。

老林这人对个人卫生十分注重,内衣内裤天天换,不论冬夏都每天早上一个冷水澡,出差前的物品从来不用我帮着整理,可就是一个地方,不管我怎么提醒,他总是重视不起来——鼻毛。

光光洁洁一张脸,浑身上下散发着皂香的男子,偏偏有那么两根异军突起的鼻毛探出来,徒增一份邋遢甚至是猥琐。

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,酷暑时节腋下都不允许有汗渍,可就是能做到对脸上的世故视而不见。

隔三岔五我们家必上演的一幕场景就是,我满屋子追着他修剪鼻毛,边撵他边数落:“你是怎么好意思和别人脸对脸说话的?”

可是不知从哪天开始,他这经年不改的恶习竟在不知不觉间消失了,自觉到一天不落地对着镜子细细处理。

一个强烈的念头浮现在我脑际:一定是他和一个他特别在乎的人免不了频繁的近距离接触!

我也试探过他,可每次他都把球踢回来:“不是你老人家三令五申的吗,我这是怕你嫌弃,不让我上床呀!”

听罢我心里更是一沉。他哪里是一个油嘴滑舌张口就来的人,这分明是近期练出来的,既然如此,那一定是有陪练呀。

稍微花一点力气就查出了那个陪练。

好在我发觉得早,这两个人还在眉来眼去的暧昧萌芽期,也正因此,老林才会那么在意自己在对方眼里的细节形象。

要是比这更生猛的情节都发生过了,估计男人这种没什么耐性的物种也就没这份心劲儿了。

在我暗戳戳地做了一系列工作后,老林的鼻毛修剪得越来越不上心了,有时我故意打趣提醒他一下,他没好气地白我一眼就转身走掉。

有时想想也真是无奈,在整洁的鼻毛和忠诚的丈夫之间,我居然只能选择一样,这世上连这种两全其美都不可兼得。

没有完美的爱情,只有凑合的日子,再相爱的两个人一旦步入婚姻,这也是必由之路,不过是,因爱而婚的人对这种凑合能坚持得更久些,心里的不甘更少些而已。

“感情里无对错”是一句很残酷的真话。

让一个人伤心,是不犯法的;更有打击力的还有一句“情爱里无智者”。

让一个聪明人昏聩盲目,爱情是唯一的机会。

对于变心,冷静下来说,其实每个人的角色都处于一个变化的状态。

今日被负的痛哭流涕的人,明日未必不会摇身一变,成为负了别人后暗自内疚的人。

虽然承认起来有些困难,但这的确是人性的现实一种。

我们终其一生,也不过是在不断接受、适应这现实种种。毕竟,剧痛、泄愤、哀怨、伤感过后,一大把一大把的日子还在前边等着,爱恨情仇里打个滚儿再站起来,甩甩身上的污泥,又是一条敢爱敢恨的好汉。

- end -

 推荐阅读 

作者:李小木:网络写手,编剧。擅长情感写作,乐于探寻充满温暖与爱的人生故事,迷恋文字带来的人性共鸣。代表作品《亲爱的,对不起,我要去跟别人结婚了》,改编的电影已于全国院线上映,同名长篇小说及个人作品集将于2018年全面上市。微博@李小木之海。